首页 > 旅行必备 > 亚博体育app靠谱么文化 > 民俗文化 > 正文
河北鹿泉民俗
2013/3/14 14:11:46

  鹿泉民间艺术之丝弦

  丝弦属地方剧,现主要活动在鹿泉、石家庄及周边各县,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,深受观众的喜爱。丝弦也叫“弦索腔”、“四弦”、“女儿红”,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哼哼之说。有传统剧目六百余出,音乐曲牌五百支左右。既有说唱扭逗、歌舞、表现民间生活情趣的小戏,也有反映宫廷生活、斗争的袍带大戏。丝弦的唱腔有奔放、激越、哀伤、敦厚之感,乡土气息特浓,由于演出剧目的特殊需要,在表演中还有耍盘、碗、抖帽翅、耍鞭等特技。

  丝弦起源于元末明初。纵观戏剧资料,丝弦应渊源于元杂剧之北曲和燕赵地区的民间“小令”。元曲的兴起对丝弦的演唱、曲牌以及表演各方面的成熟有着深远的影响。在严长明《秦云撷英小录》中记有“弦索腔”流传于北方。据记载,丝弦剧种的前身也叫“弦索腔”,由此看来丝弦剧种是紧跟着元杂剧的历史曲脉而走过来的。  

  丝弦这个古老的剧种沿续到了清至近代,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雨沧桑,逐步走向成熟。在河北古老的剧种中,昆腔、高腔、丝弦、乱弹属大剧种,在艺术上,曾有过密切的联系和长期合作。故在艺人中间有昆、高、丝、乱不分家的传说。丝弦剧种发展较快,到清末民初,已发展成大戏,曾有戏中之王之称(指河北地方戏)。据戏曲词典记载,流传于石家庄、邢台、保定一带的丝弦受元明弦索腔的遗音,在清康熙初年曾遭禁止。清同治七年(1868年)捻军进入保定地区,一些山西、陕西梆子艺人南下躲避战乱,于是传来了中音板胡等乐器,同时在演唱表演上也受到了各剧种的影响,于是丝弦又分成了东路、南路、西路、北路、中路五个支脉,石家庄、鹿泉的丝弦属中路。丝弦从演唱表演上发展较快。据县志记载:丝弦是流传于获鹿县区域内的剧种,“获鹿丝弦戏,大人、小孩都能哼几句”。由上可以说丝弦就扎根于获鹿大地了,当属发源地。解放前多在野台子演出,随着石家庄的崛起,丝弦剧种渐被官方认识,走进戏园剧场演出。“七·七”事变前,丝弦艺人刘魁显、王振全(获鹿西龙贵人)创办了“玉顺班”,曾在石门镇西花园席棚里演出。当时的“翔班”主要演员有:刘魁显、王振全、杨月楼等。班内管理实行股份制。随着演出收入的提高,在1937年又改名为“隆盛合剧社”,主要在石门镇戏园演出。后又出王永春、张永甲、刘艳芳、石连秀、李小楼、聂占元、尹月华等名演员和名鼓师芦保群、琴师温明、溪德义。拍了很多好戏、连本戏,演出场棚满,很受群众欢迎,像封神演义、樊梨花征西、呼延庆打擂等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1947年石家庄解放,丝弦剧种和艺人从此获得新生。刘魁显担任了解放后第一任团长

  鹿泉市丝弦剧团的诞生与发展

  鹿泉市丝弦剧团前身是石家庄市丝弦二团。新中国诞生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文化艺术工作。1951年石家庄文化主管部门将刘魁显的丝弦剧团收编,更名为“石家庄实验丝弦剧团”。以后剧团不断发展壮大,形成两个团。一团即现在的石家庄市剧团,二团于1958年经石家庄专署批准划归获鹿县,更名为获鹿县丝弦剧团,共有演员108人。1960年,将获鹿县丝弦分为两团,老师为一团划属藁城,学员为一团留获鹿称获鹿剧团(人们常称获鹿小丝弦),演员65人。同年,井陉、获鹿县合并,丝弦剧团更名为“井陉县丝弦剧团”。以后获鹿又划桥西区,剧团更名为“桥西少年丝弦剧团”。获鹿重新设县后,丝弦剧团又恢复了原来的“获鹿县丝弦剧团”。1966年剧团解散,演职员被下放到县属厂矿企业参加劳动。1968年,调回部分演职员又重新组建了县文工团,也称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”。1969年学唱革命样板戏,又将县文工团改为“获鹿县京剧团”,添置西乐,乐师达22人,主要上演《红灯记》等众多现代戏。1977年又更名为“获鹿县丝弦剧团”,1994年撤县设市后,更名为“鹿泉市丝弦剧团”,1997年在丝弦剧团的基础上又组建成立了“鹿泉市歌舞团”,两块牌子,一套人马。

  丝弦剧团的诞生与发展,几经风雨,历尽沧桑,并不断发展壮大,日趋成熟,创造了辉煌的业绩,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1953年,剧团赴朝鲜慰问演出,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的热烈欢迎。1957年剧团进京演出,引起首都广大观众和文艺界极大关注,着名演员王永春(获鹿西龙贵人)多次受到周恩来、朱德、叶剑英、贺龙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首都各大报纸、新闻媒体纷纷发表文章给予很高的评价。同年11月,剧团在中国文联礼堂为首都文艺界专场演出,周恩来和李富春亲临观看,之后周总理推荐剧团在怀仁堂给中央领导做了汇报演出,同月21日,周总理亲笔为丝弦剧团题词“发扬地方戏曲富有人民性和创造性的特长,保持地方戏曲的艰苦朴素和集体合作的作风,加强学习,努力工作,好好地为广大人民服务。”总理多次观看演出,剧团倍受鼓舞。1960年,《空印盒》一剧在长影拍成电影在全国放映,在当时引起全国轰动,丝弦剧种被全国人民所认识,它填写了丝弦史上辉煌的一页。1963年,剧团创作演出的《胆剑篇》参加石家庄地区组织的戏曲大赛,获编剧、导演、表演三项大奖。1978年,剧团再一次进京演出,演出剧目《潘杨讼》、《天河配》等,受到有关领导贺敬之、文艺家曹禺及各界人士的欢迎,文化部、中国戏剧家协会的领导和专家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。1995年,以清装故事剧《回头记》剧目参加石家庄市戏剧汇演,荣获11项大奖。1996年,在参加文化部举办的“九六全国儿童剧新剧目评演”中,剧团上演的儿童组剧“献给跨世纪的新一代”,荣获文化部颁发的三等奖。1998年,剧团又以《回头记》一剧参加河北省第五届戏剧节,荣获编剧、导演、音乐等7项大奖。1999年,折子戏汇演又拿大奖,剧目《鞭打芦花》还得了特等奖。

  近年来,剧团演出的重点转向农村,深受广大群众欢迎和爱戴。同时,经常配合市中心工作进行文艺演出,为鹿泉的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

  鹿泉民间婚嫁习俗

  旧时的鹿泉,多早婚,男女尚未成年即由父母做主进行婚配,凭“媒妁之言”,他们在两方之间往来说合,介绍对方家庭情况,父母性情、青年人品等,如果有意,再请人看生辰八字是否相合,合者则可订婚。

  订婚程序相当繁琐,首先是换贴,而后下聘礼,这些活动完成后才能择日迎娶。

  迎娶仪式不论穷富,能讲的排场都要尽量讲究,一般要张灯结彩,租赁花轿和请乐队。迎亲前一天,一切准备就绪。晚上,新郎的弟、侄辈要陪新郎在新郎家里过夜,称为暖房。迎亲要早起,起轿前,新郎在鼓乐中向长辈行礼,父母嘱托新郎之弟、侄人等擎好旗、引轿,乐队在前,大车随后,迎娶新娘。如新娘住地过远,可以“就亲”,即迎娶前一天把新娘安排在新郎同村亲戚家中。新娘上轿前,身上还要揣上“照妖镜”。

  花轿出发后,新郎家中即备好天地香案。新娘下轿前要用红毡(也有用草席代替的)铺地,在两名女眷引领下,抱着一个花瓶,踩着红毡前进,中途迈一马鞍,意寓以后的日子平平安安。进院后举行“拜天地”,尔后,新郎、新娘被“送入洞房”,到洞房门口新郎先用弓箭向房内“射”三箭(有的弓箭只是象征性的,弓弦是一根红线,箭头须新郎抛出)。

  晚上,亲友到新房中要新郎、新娘当众同咬糖块、水果,或脱掉新娘外衣等与新人嬉耍,叫闹洞房。也有不文明者与新娘动手动脚,还有用辣椒面点燃熏呛新人者,致使二人彻夜咳嗽不止。

  新房灯火彻夜不熄,第二天早晨,新婚夫妇首先上坟,祭拜先祖,而后,女家人接新郎、新娘回门。

 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,解放区和根据地对上述旧的习俗已有所改变,民主政府大力提倡婚姻自主和新事新办,尤其是大要彩礼遭到坚决反对,女方的陪嫁也相应有所减少。
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《婚姻法》颁布之前,获鹿县大部分群众能较好地响应政府号召,对包办婚姻、大要彩礼、大讲排场有所改变。《婚姻法》颁布后,婚姻大事有法可依,包办婚姻及结婚前的繁琐事项(如换贴)逐渐减少。50年代中,花轿被淘汰,“拜天地’’的仪式也不再是拜神,而是上挂毛泽东主席画像,新郎、新娘向毛主席像行鞠躬礼。文明结婚蔚然成风。

  80年代中期,婚事大操大办之风由小渐大,封建迷信有所抬头,“挑日期”、“看属相,,又悄然兴起,更为严重的是,互相攀比,车队迎亲,千方百计“托朋求友”找公家小汽车出动,助长了社会不良风气。这期间,彩礼和陪嫁也发生了质的变化,一对青年男女结合,双方家长均需支出上万元甚至更多。

  旧时代,丧偶或离异(多为被男方抛弃)的妇女改嫁有许多不成文的清规戒律,首先是社会舆论。对寡妇(包括离异的)改嫁十分鄙视,认为是“不甘清苦”、“不守妇道”,还有亲属干涉。在形式上也不能享受“初婚待遇”,改嫁坐蓝色轿,还有的不准坐轿,要下午抬入男方家等。给男女双方精神上都造成压力。

  《婚姻法》颁布后.寡妇改嫁有了自由,但旧的习俗仍对其有再婚有严重障碍。


分享到:
我也说两句